您现在的位置:2020年今晚开奖结果记录 > 学科站点 > 体育 > 正文内容

香港国安法为“一国两制”在香港的适用保驾护航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20-07-05 浏览次数:

   谭惠珠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接受羊城晚报专访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董柳在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表决通过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之际,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接受了羊城晚报专访。

   从1985年参与起草香港基本法,到参与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备委员会工作,再到任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自称为香港当了35年“义工”。

   专访中,她回答了香港基本法在香港实施23年的情况、如何打消一些香港居民对香港国安法的顾虑、香港国安法对香港未来的意义等问题。 应该把香港基本法教育纳入正规教育体系羊城晚报:今年是香港基本法颁布30周年,也是香港基本法实施23周年,7月1日还是香港回归23周年。 您如何评价23年来香港基本法在香港的实施情况?谭惠珠:本来香港基本法的实施情况一直是非常好的。 去年以前,香港连续多年被评为全球最自由的经济体,法治指数全球排名由回归前的60多位跃升到第16位,在享有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方面,香港在亚洲是数一数二的地区。 同时,香港还是金融、贸易、航运、国际资产管理中心和国际空港,这一切都基于香港稳定的社会秩序。 可以说,香港回归后,资本主义生活方式在香港完全不受任何内地方面的政策干预,反而内地一直在支持香港。

   例如,2003年香港经历了SARS,中央政府用自由行的政策支持香港经济,从2004年到2011年,香港经济保持了快速增长,让我们顶住了各种经济风险,“一国两制”的实施是非常成功的。 但不足之处在于香港本身没有很好地做好国民教育。

   因此,近年来,从各级区议会的选举开始,有些人受到西方的影响,勾结外国力量,用外部资源成立各种政团,甚至通过选举进入立法会,这种状况愈演愈烈。 有些外国的代理人在香港不停地提供媒体支持、资金支持。

   另外,外部势力通过社交媒体和网络平台等,对香港的年轻人进行“洗脑”,一些年轻人开始跟外国势力勾结粉墨登场,破坏了香港正常的社会秩序和法治。

   出现这些情况,我认为主要原因是,回归23年来,香港没有根据香港基本法第23条完成维护国家安全的立法。 近年来,一些政客、极端人士对外公开表示要挡住香港基本法第23条在香港落地,有的与境外势力勾结,使得中央政府不得不出手制定香港国安法。

   羊城晚报:回归之后香港享有的自治程度远超英国当时的预期,但为什么去年香港修例风波以来出现了一些乱象,除了刚才说的原因,是否还有其他原因?谭惠珠:我刚才讲了一些。 我们的教育出了问题:没有国民教育,没有身份认同教育,没有讲清楚“一国两制”是怎么一回事,没有推广香港基本法中中央与地方的关系,没有做好关键地方的工作———在教育系统里对广大老师的培训以及对律师、司法人员等群体的工作没有做好。

   这导致香港不少人一直强调“两制”而少说“一国”,当然的结果就是回归以来至少有两代人不明白“一国”是怎么回事。

   另外,许多年轻人是在香港回归后出生、长大,没有经历过英国的统治因而无法感受到我们现在享有的各种权利比以前都要好。 羊城晚报:作为一位爱国爱港的香港居民,看到这些乱象,您是怎样的感受?谭惠珠:非常痛心。 从1985年参与起草香港基本法到现在,我已经为香港做了35年的“义工”。

   作为一个在香港的中国人,我很高兴看到香港回归,也很高兴看到中央政府有诚意在香港实施“一国两制”。

   香港回归后,很多人认为按英国时代的方式管理就可以了,香港只要经济做得好,其他问题很自然地就能够得到解决。

   如此,我们浪费了一些解决问题的好机会,也将要在往后的十几年里把我们的一些年轻人从错误的道路上“救”回来,所以我很痛心。 羊城晚报:在香港基本法颁布30周年之际,当前坚持香港基本法的核心是什么?谭惠珠:“一国两制”对香港来讲是最好的答案,也是最好的安排。 羊城晚报:当下,一些香港居民特别是一些年轻人对香港基本法的理解还存在偏差和误解。 在香港基本法颁布30周年之际,您觉得应当怎样向香港的这些年轻人普及基本法?谭惠珠: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应该把基本法教育纳入正规教育体系,尤其是对广大老师的教育,另外,还要让我们的法律界了解限制性文件和“一国两制”是怎么一回事。

   在媒体方面,要讲明“一国两制”的核心,“一国”是“两制”的前提和基础,没有“一国”就没有“两制”,所以必须维护国家安全。

   在网络和社交媒体上,我们还要大量地做工作,让香港年轻人明白国家现在的发展进程、面临的挑战,让他们知道怎样与内地年轻人一同携手推动国家发展。

   希望香港国安法起到防范、制止、惩罚作用羊城晚报:香港基本法第23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 ”当年制定香港基本法时,为什么没有“一步到位”详细做出维护国家安全的规定?谭惠珠:1985年基本法起草的时候,为避免当时的内地刑法中不适用于香港的条文在香港实施,所以最终出来的香港基本法第23条规定香港应自行进行维护国家安全的立法。 同时,这也基于当时的实际情况和中央对未来特别行政区的充分信任,中央通过基本法第23条将国家安全立法的部分责任交给香港特别行政区。

   但是,国家安全从来都是中央事权,第23条是写在香港基本法“第二章中央和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关系”里面,所以,维护国家安全立法是中央事权,这在全世界都一样。 羊城晚报:有些香港居民对香港维护国家安全法有顾虑,您觉得应当如何打消这部分人的顾虑?谭惠珠:客观来讲,有些人是有顾虑,因为之前不知道法律里面会写什么。 但支持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立法的人也非常多,“香港各界撑国安立法联合阵线”在短短八天时间内就在香港征集了超过292万人签名支持立法,说明很多香港人怀念有秩序的社会,认为应该止暴制乱。

   需要说明的是,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要惩治的是极少数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和活动,保障的是香港绝大多数居民的安全和依法享有的各项权利和自由,香港居民依据有关国际公约所享受的权利不受影响。 对于法律草案中规定的四类犯罪,受影响的人将非常少。 这个法律通过后,希望第一可以起到防范作用、第二做到制止作用、第三才是惩罚作用。

   羊城晚报:您怎样看待香港国安法对香港的意义?谭惠珠:我觉得对香港的意义就是中央要保护香港,这部法律为“一国两制”在香港的适用起到保驾护航作用。 羊城晚报:您还是“香港再出发大联盟”的副秘书长,当前,香港要实现“再出发”,关键要解决什么问题?谭惠珠:在新冠肺炎疫情下,“香港再出发大联盟”对香港的民生还有年轻人的前途最为关心。

   我们的第一个工程就是不裁员,许多参与的机构公开表态“不裁员,保饭碗”。

   第二,我们最近推出了撑消费行动,撑消费其实也就是撑饭碗。 第三,我们要为年轻人找工作。 其实,“香港再出发大联盟”需要照顾的人很多,但主要着眼点还是香港的年轻人。

   “一国两制”在香港未来的发展要靠年轻人,未来的行政长官也将在年轻人中产生,年轻人是香港的未来,我们要争取和赢得香港年轻人。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